青山一道

玄中墙角。
长情而坚持。
一点就炸的攻粉。

飞雪城中剑 预售

之前说的搬运!tb链接出来啦!预售时间是11.1-12.1
霞客太太的wb都是三次的生活哈哈,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。
我依然不太会手机连外链,抱歉qaq

⬇️不知道成功外链与否的地址

http://h5.m.taobao.com/awp/core/detail.htm?spm=0.7095261.0.0.3b0cbcd3dRhqlq&id=560764100891&url_type=39&object_type=product&pos=1

西叶 飞雪城中剑印调

占tag致歉,表白西叶的太太们!

印调已经结束啦啦啦,不日开印,我到时再搬运tb链接~
霞客太太wb上开了飞雪城中剑的二刷印调
希望想收这本的gns去投个票嘛?!
希望能达到起印qwq
外链不知道成功了没qaq
⬇️⬇️
http://vote.weibo.cn/poll/138409027

你们信不信我居然要画简笔画以支持本命cp的振兴了???

飞雪城中剑 定制 意向征集

占tag致歉,国庆后删tag
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gn想收霞客太太的飞雪城中剑!
♪( ´θ`)ノ我暗搓搓去敲了太太,说是人数达到可以再开定制

稍微评论一下~?

word妈呀
xswl。
“国庆放假,大家别舞了8”

来一发groundhog day的玄中!
火车上看看玩不玩得来

[玄中]归来三记

不严谨、放飞、原作题材最忌讳的矫情

食用不适务必及时红叉叉

如有意见建议捉虫感谢提出

喜好习惯问题,本篇称呼用中村,将有一些陌生感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、未曾参与的岁月

 

  自群山归来,度过最初艰难而漫长的几日后,中村才感觉自己再度吸入了氧气。

 

  生活依旧继续,琐事缠身,跟从前似乎并无不同。

 

  日程也并没有什么改变,即使应下了重建黑暗馆一事,也并没有特别地忙碌,甚至有几个下午中村拉起窗帘,在潮湿闷气的房间蒙头大睡了起来。

 

  除了他明确觉察自己对时间的感觉与以前不同了。

 

  缺了谁,孤身一人的感觉日渐突出。

 

 

 

  中村在周末回到T大,说不清为了什么。

 

  他在深秋的校道上走着,跟着指示找到医学系,然后像游客一样地参观,走过一间间教室与办公室,仔细地看还在上课的学生飞扬的神情,一张张陌生的脸,他心底却觉一丝思念得以满足。

 

  下课铃响起,学生们游鱼连串地走出教室,一时间只剩下独自收拾教案的教师。

 

  中村走进教室时,让教师很是惊吓,大概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个学生。

 

  是遗忘了什么吗?教师问他。

 

  中村摇摇头,自然而平和地回答,只是来找人。

 

  见中村神情无异,教师也未再多问,抱起书便走了。

 

  门合上的声音很轻,中村敛下眼眉,觉得刚刚自己似乎在那个教师身后看见了一个身披长衣的人。

 

  中村在座椅间慢慢地挪步,五指抚上粗糙的桌面,第一个桌面有许多划痕,大概常坐着一个写字用力的人,第三个桌面异常干净,大概有一个珍惜物品的学生。

 

  这个桌面,台角处有一行淡淡的字,或许是当时纸张墨水未干不小心印上的。

 

  ——是你的手温

 

  所谓活着。

 

  中村指尖摩挲着只能依稀辨别的字迹,嘴角悄悄翘起。

 

  他想到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,被人寄托了无限期盼在知名学府求学,在春日点点雪樱下,也可能是秋日簇簇黄叶下,心里满满装载着一份情意,紧张而又激动的神情。他们或许相知相恋,已会十指相扣羡煞旁人,也或许刚点破纱窗,少年人初次握上心上人温热的双手。

 

  然后在这里,上课也禁不住飘向恋人的思绪。写下是人在相爱,是你的手温这样的句子。

 

  那个人,与我同岁时,大概也有这样的一段日子吧。中村这样想着。

 

  真可惜,那是我未曾参与的岁月。

 

 

 

二、小说的未完成

 

  旧友留下了不少的书。

 

  中村挑选了几本带走,在闲时翻开看看。

 

  一日,他在其中一本上发现了一张书签,用手工压制的干花做成,甚是精致。

 

  这本书,玄儿还没看完啊。中村只这样想。

 

  故事讲到主人公终于明白意中人的心意,决心寻去,尚未交待主人公先前离别的意中人现状如何。

 

  如果只看到这里,岂不是精彩的部分才刚刚开始。中村把书签随意地放到一旁,继续读了起来。

 

  故事后来,主人公与意中人错过了,没有惊心动魄,没有奸邪密谋,只是误会与天意弄人,主人公认为自己终究想错了意中人。

 

  不是的,是主人公一步错步步错。读者最清楚了,中村唏嘘了一番。

 

  久坐后中村伸展了一下腰身,脑内百般思绪,电光石火间突然想起什么,凭着记忆去找回先前有书签那一页。

 

  那时主人公刚刚发现意中人的心意,然后说了一句:

 

  “我终于明白他了。”

 

  中村突然明白,想来旧友已经看过了那个遗憾的结局,之所以把书签夹在这页,大概是因为早看出,主人公其实半分未明意中人。

 

  其实明白对方心意足矣。

 

  但我还是想知道,你的心思呢?不止心意,我想触碰你的灵魂。

 

  就像中村现在很想问旧友,想问清楚这几个月来所有他不明白的事,他一直自以为明白的、实质上陷于迷雾中的事情。

 

  而其实即使他最后不明白,也没关系的。

 

  但故事结局又说,错过就错过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三、来不及赠予的礼物

 

  中村自玄儿白山公寓的代管人手中接过了沉甸甸的一盒。

 

  他略惊诧,问对方内里是什么。

 

  对方笑着摇头,说是蒲登少爷吩咐择日送先生的,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。

 

  择日是哪日呢?中村问。

 

  对方脸上带了悲伤的神色,说她也不知道,大概是年末的哪个节日吧。

 

  中村点头,收好了盒子。

 

  回家后打开看,居然是一对漆器杯。

 

  中村有些无奈,他既不太爱喝酒也不常喝茶,这样一对工艺精细,明显十足珍贵的漆器未免有点浪费了。

 

  况且,你爱喝的红酒少见用漆器盛吧。中村闷笑。

 

  话是这样说,他还是取出了一只杯子,再把盒子藏好了。

 

  后来中村的友人们都很惊讶,他们竟不知中村还有喝清酒的爱好。有一个对陶器漆器略有研究的友人极为称赞中村的漆器。又指出,杯子该是一对或一套吧。

 

  中村笑笑答,是一对。

 

  友人带着羡慕地说:“是很亲近的人吧!”又揶揄他道:“莫非,是心上人?”

 

  “是心上人啊。”中村语气平淡得似在说窗外下雨了。

 

  大家却未发觉违和感。之后众人的调笑,中村也有配合着嬉闹,心里只觉得无味。

 

  家里冷清下来时,中村莫名想起另一只,跑去翻柜子,找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拿出积灰的盒子。

 

  另一只漆器杯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。

 

  中村轻轻拿起漆器杯,发现另一只的杯面还是有一点花色差异,于是细细看了起来。

 

  不对,有什么不对。

 

  其实一早看见了,中村心脏如被重击,停止了数拍。把注意力放到漆器上也只是逃避,他手指环过杯壁时就摸到了什么。

 

  如同赴死一般,深深吸一口气,用力得捏皱了纸张边缘。

 

  “若闲时,一起尝尝我亲酿的梅子酒吧。新年快乐,中也君。”

 

 

 

-FIN.

 

*《活着》,谷川俊太郎作品。